贵州快3

讲中国历史,看历史知识,尽在讲历史网

打渔杀家(完)

来源:讲历史2018-06-22 09:10:32责编:桂婷人气:
字号:小号|大号
【内容导读】第三场【撤锣小锣打上】[丁员外、葛先生上,至中台口]丁员外:(念)家有千担粮,葛先生:(念)前仓堆后仓。【小锣归位】[丁员外坐外场椅,葛先生坐大边外首椅]丁员外…

第三场

【撤锣小锣打上】[丁员外、葛先生上,至中台口]
丁员外:(念)家有千担粮,
葛先生:(念)前仓堆后仓。
【小锣归位】[丁员外坐外场椅,葛先生坐大边外首椅]
丁员外:丁郎儿前去催讨渔税银子,为何不见回来?
葛先生:想必来也。
【小锣五击】[丁郎上至小边台口]
丁郎:离了河下,来到家下,气着了我了,这俩混蛋王八蛋[进门归小边]??员外、先生。
丁员外:怎么讲话?命你催讨渔税银子,怎么样了?
丁郎:萧恩说得好,这几日天旱水浅,鱼不上网,改日有了银钱,给咱们爷们送上府来。
丁员外:倒是两句好话。
丁郎:是好话不是?我刚要走,出来一个挡横的,他又把我叫回去了。
丁员外:讲些什么?
丁郎:他问我是干什么的?
丁员外:催讨渔税银子。
丁郎:可有圣上旨意?
丁员外:无有。
丁郎:户部的公文?
丁员外:也无有。
丁郎:凭着何来?
丁员外:本县太爷当堂所断。
丁郎:敢是那吕子秋?
丁、葛:诶,你要叫太爷。
丁郎:是他说的,他说了,渔税银子免了便罢。
丁员外:如若不免?
丁郎:如若不免,大街之上要是撞着他,有些不便哪。
丁员外:他叫什么名字?
丁郎:他叫什么混屎虫啊。
葛先生:诶,混江龙。
丁郎:对,混江龙李俊
丁员外:记下了。
葛先生:事。
丁郎:我刚要走,又出来一个,脑袋长得跟花鸡蛋似的,叼一嘴的凉帽缨子,他说:“呔!滚回来!”
丁员外:你可曾滚了回去?
丁郎:您这是怎么了,我要是滚了回去,岂不rua了咱们爷们的锐气。
丁员外:你怎么回去的?
丁郎:我爬回去了。
丁员外:嘿!他讲些什么?
丁郎:还是那一套:“渔税银子免了便罢”。
丁员外:如若不免?
丁郎:大街之上,要是撞着他,他要剥您的皮,抽您的筋,剜您的眼睛,泡烧酒喝。
丁员外:他叫什么名字?
丁郎:他叫什么烤白薯?
葛先生:诶,卷毛虎
丁郎:对,卷毛虎倪荣。
丁员外:下面歇息去吧。
【小锣五击】[丁郎下]
丁员外:来,搭轿。【小锣一击】
葛先生:搭轿何往?
丁员外:亲自催讨。
葛先生:些许小事,待小人办理。
丁员外:全仗先生。
【小锣住头】[丁员外下。葛先生出门,圆场]
葛先生:有请教师爷。
[四徒弟上,小边站一字]
四徒弟:葛先生,什么事啊?
葛先生:你家师父呢?
四徒弟:在后头呢。
葛先生:请了出来,有话言讲。
四徒弟:是了??有请师父!
【板鼓二击】[大教师上至小边台口]
大教师:(念)好吃好喝又好搅,听说打架我就跑。
徒弟们,什么事啊?
四徒弟:葛先生请。
大教师:葛先生请咱们爷们?
葛先生:啊教师爷。
大教师:罢了罢了罢了,你把我们爷几个鼓捣出来,有什么事情?
葛先生:员外命丁郎儿催讨渔税银子,被萧恩羞辱一场,我想此事,非教师爷辛苦一趟不可。
大教师:我们爷们讲的是看家护院,这个差事伺候不着啊。
葛先生:只此一遭,下不为例。
大教师:套车去!
葛先生:敢莫是拉银子回来?
大教师:拉不了银子还不把我们拉回来?
葛先生:取笑了。【小锣住头】[葛先生下]
大教师:我说徒弟们,教给你们的练了没有?
四徒弟:练了。
大教师:走道别闲着,捡鸡毛凑掸子,走!
四徒弟:走!【小锣打下】[四徒弟、大教师下]
第四场

【小锣(和钹)夺头】[萧恩上]
萧恩:{西皮快三眼}
昨夜晚吃酒醉和衣而卧,
稼场鸡惊醒了梦里南柯。
二贤弟在河下相劝于我,
他叫我把打鱼的事一旦丢却。
我本当不打鱼关门闲坐,
怎奈我家贫穷无计奈何。[走至台中]
清早起开柴扉[右手拨门闩开门出门]
乌鸦叫过,[转身右手挑髯向空中一望]
【鸟声】【大锣一击】【小锣、钹一击】
飞过来叫过去{转二六}
却是为何?
将身儿[进门关门]来至在草堂内坐,
桂英儿取来为父解渴。
【小锣抽头】[萧桂英左手端茶盘右手托底上,至小边台口]
萧桂英:{西皮摇板}
遭不幸我的娘早已亡故,
撇下了父女们受尽折磨。
老爹爹在前堂呼唤于我,[进门]
我这里捧香茶与父解渴。
[桂英将茶盘捧到萧恩面前]【小锣一击】[萧恩喝茶,桂英将茶盘倾水滴后,萧恩放杯,桂英将茶具放下,萧恩望桂英]【小锣一击】
萧恩:儿啊,为父也曾对你言讲,不叫儿渔家打扮,怎么还是渔家打扮哪?
萧桂英:孩儿生在渔家,长在渔船,不叫儿渔家打扮,要怎样的打扮哪?
萧恩:嗯,【小锣一击】不遵父言,即为不孝。
萧桂英:爹得不必生气,女儿改过就是。
萧恩:这便才是。
[桂英与萧恩捶背]【小锣水底鱼】[四徒弟引大教师上]
大教师:走着走着。
四徒弟:别走了,到了。
大教师:别倒啊,留着喂狗。
四徒弟:到萧恩家了。
大教师:到萧恩家了?等我瞧瞧去。[望]回去吧,回去吧。
四徒弟:怎么了?
大教师:没在家。
四徒弟:您怎么知道没在家?
大教师:关着门呢。
四徒弟:关着门在家,锁着门没在家。
大教师:我再看看,[望]回去吧,没在家。
四徒弟:您怎么知道?
大教师:晒着网呢。
四徒弟:那才是在家呢。
大教师:叫门去。
四徒弟:师父没教过。
大教师:师父教什么了?
四徒弟:师父净教拨门了。
大教师:饭桶,看我的。
四徒弟:看您的。
大教师:是这啊?
四徒弟:是。
大教师:叫错了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四徒弟:没错。
大教师:[小声]萧恩,萧恩!
四徒弟:师父,您吃饭了没有?
大教师:饭么怎么不吃啊。
四徒弟:大点声啊。
大教师:大点声不叫他听见了吗?
四徒弟:原为叫他听见。
大教师:哦,为的是叫他听见,等我脱了衣裳[脱衣裳扔给徒弟]我要叫了啊。
四徒弟:您叫吧。
大教师:你们瞧着点,这叫能耐本事,学会了吃遍天下。叫门得有叫门的架式,这叫“拦门式”。[在萧恩家门口摆好架势]萧恩不出来便罢,他要是一出来,上头一拳,地下一脚,就得叫他躺下。给他个金风未动蝉先觉,暗算无常死不知。呔!【大锣一击】萧恩哪!??
【撕边崩登仓】[萧恩与桂英一惊,同时转身,桂英云手,萧恩一足搁椅上,右手拉开,向外做倾听状]
四徒弟:好架势。
[桂英欲开门,被萧恩拦住,桂英由上场门下,萧恩开门]【撕边】
萧恩:是哪个?[将大教师打倒]【大锣一击】[萧恩归大边台口]
四徒弟:师父诶,瞧这身土。
大教师:我说徒弟们,这是谁在这泼了水滑我一大跟头。
四徒弟:萧恩出来了。
大教师:怎么着?萧恩出来了?[向萧恩一望,做轻视状]原来是个糟老头子。
四徒弟:人家问是谁哪。
大教师:[向萧恩]是我,是我,是的儿我。
萧恩:你们是哪里来的?
大教师:我们是丁府上来的。
萧恩:哦,原来你是丁府的教师爷。
大教师:[一摆手]罢了!
萧恩:[在大教师手腕上轻轻一击]【板鼓一击】哼!
大教师:哎哟,干了,练家子。
四徒弟:怎么样啦。
大教师:没事没事。
萧恩:你们做什么来了?
大教师:给您请安来了,问好来了,催讨渔税银子来了。
萧恩:你来看,这几日天旱水浅,鱼不上网,改日有钱,送上府去就是。何劳教师爷你来。[用二指在大教师胸前点一下]【板鼓一击】
大教师:嗬,会点穴。我说徒弟们,留点神啊。
四徒弟:是啦。
大教师:我说萧恩哪,你说什么天干水浅,鱼不上网,改日有了银钱,送上府去。这两句话要是别人来了,三言两语,叫你之乎者也大发回去了。今天教师爷我来了,任凭你怎么说,别管你怎么说,上回书算你白说,你得给渔税银子。
萧恩:旁人来了无有,教师爷你来了么……
大教师:总得拿了去。
萧恩:嗬嗬嗬……【小锣一击】越发无有。
大教师:真干哪。跟他说好的不成,我说徒弟们。
四徒弟:师父。
大教师:带着呢没有?
四徒弟:带着呢。
大教师:拿来。
四徒弟:给您。[递锁链]
大教师:看着点啊,我一锁上他拉着就走。
四徒弟:是了。
大教师:萧恩哪,要钱你不给,你认识这个不认识?
萧恩:[看锁链]朝廷王法,要他何用?
四徒弟:这是你姥姥怕你长不大给你打得百家锁。
萧恩:哼。[打落锁链,踏在脚下]【大锣一击】
大教师:哎哟哎哟。
四徒弟:师父啊,怎么了?
大教师:没砸着,过去捡过来。
四徒弟:师父没教过。
大教师:这也得瞧师父的?这有什么的?
四徒弟:瞧您的。
大教师:得,瞧我的就瞧我的。??我说萧恩哪,你瞧见过新鲜罕没有?一个家雀俩脑袋,在那儿哪。[推萧恩,捡起锁链]在这哪。
萧恩:[有意让开]哼。
大教师:这叫有力使力,无力使智。
四徒弟:好智。
大教师:萧恩哪,有了渔税银子便罢,如其不然,今儿个教师爷我要锁你!【撕边一锣】
萧恩:尔当真要锁?
大教师:当真要锁。
萧恩:果然要锁?
大教师:果然要锁。
萧恩:如此你就锁、锁、锁!【三锣】
[大教师用锁链锁萧恩,反被萧恩锁住]
四徒弟:拉着,走走走。
大教师:得了!锁上萧恩拉着就走,锁上我你们也拉着走啊?
四徒弟:拉错了。
大教师:你们瞧瞧,都秃鲁皮了。硬的不行咱们来软的吧。
四徒弟:对。
大教师:哈哈哈哈[强笑]我说萧老头,没您不圣明的,我们爷几个也是奉命差遣,概不由己。这么办,您跟我们过趟江,见见我们员外爷,要不要的在他,给不给的在你,没有我们爷们什么事您瞧怎么样?
萧恩:话么倒是两句好话,可惜你二大爷无有工夫。
大教师:怎么成了二大爷了?
四徒弟:软硬不吃。
大教师:跟他讲打。
四徒弟:讲打。
大教师:我说萧恩哪,跟你要钱你没有,叫你过江你又不去。瞧见没有,教师爷我带的人多,我们要讲打!
【大锣一击】[萧恩拉住大教师的手]
萧恩:怎么,尔要讲打?
大教师:要讲打。
萧恩:哎呀![放手]【大锣五击】老汉幼年间,听说打架如同小孩穿新鞋,过新年的一般。如今老了,打不动了哇。【小锣一击】
大教师:年轻小伙子打他不过,单打你这糟老头子!【大锣一击】
萧恩:[拉住大教师]娃娃!
大教师:哪这么大娃娃啊?
萧恩:你当真要打?
大教师:当真要打。
萧恩:果然要打?
大教师:果然要打。
萧恩:好哇!
【软四击头】[萧恩将衣帽脱下,大教师冲向萧恩,被萧恩拉住]
待老汉将衣帽放在家中,打个样儿与你们见识见识。
【崩登仓】[萧恩亮相]【冲头】[萧恩归台中,面朝内]
大教师:徒弟们,打啊!
四徒弟:打啊。
【大锣导板头】
萧恩:{西皮导板}听一言不由我七窍冒火。
【大锣一击急急风】[萧恩打四徒弟,大教师接拳架住]
大教师:听一言不由你七窍冒火,教师爷我打你个八处生烟。
【扎扎仓】[教师爷被萧恩打倒]【反长锤】
萧恩:{西皮摇板}
只气得年迈人咬碎牙窝,
江湖上叫萧恩不才是我。
【带锣】[萧恩打四徒弟,大教师接拳架住]
大教师:江湖上叫萧恩不才是你,教师。

历史解密战史风云野史秘闻风云人物文史百科

极速快3 湖北快3 湖北快3 快三娱乐平台 秒速赛车是真的吗 青海快3 河南快3 山东群英会选号技巧 江苏快3 福建11选5